小强失踪了(小说)

亲亲育儿网 2019-07-09

小强失踪了(小说)


文/杨 跻

小强失踪了。

正在脚手架上干活的任剑,被这一突如其来的消息,彻底给惊呆了,似乎有些不大相信的又问了一句,“啥?小强失踪了!”

电话里隐隐约约传来任老汉低低的啜泣声。任剑提高了嗓门,“爸,你先别哭了,到底咋回事?你说清楚嘛!”

“小强的班主任早上给我打电话,说小强跟人打架了,已整整一天没见到人了。”任老汉带着哭腔,低声对任剑说。

“为啥跟同学打架?” 任剑有些着急的问父亲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任老汉急忙对任剑说。

“唉,管个娃,都管不好,真是的!”任剑没好气的埋怨了任老汉一句。

“唉,都怪我,把娃没管好。”任老汉面对儿子任剑的抱怨,陷了深深的自责之中。

听着父亲的自责,任剑觉得刚才的话有些重了,便放缓了语气, “爸,我没有怪你的意思,这怂娃,真是......”声音便柔和了许多,接着又对任老汉说:“爸,你不管了,我明天就回来。”说完,便挂了电话。

任剑坐在通往西岐县的高铁上,望着窗外匆匆一闪而过的景色,无心欣赏,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。任剑觉得儿子强,在不经意间就已经长大,现如今都上高中了,想想这些年,和小强待在一起的时间,还不到一年,心里觉得有些愧对小强。

一想到这些,任剑不由得有些恼火,在心里暗暗地骂了一句,“妈的,谁还爱外出打工嘛!可不外出行吗?在家种地,维持生活都有些困难,更不要说供小强上学。一年四季,谁还没有个头疼脑热,还有家里的日常开支,人情往来,哪样不花钱?不打工,哪来的钱呢?指望在地里刨食吃,早把人饿死了!谁还不愿意一家人生活在一起?谁还愿意外出打工?可不外出打工,有什么办法呢!”

任剑一想到这,就心烦意乱,守在家里没有钱花,外出打工管不了娃,自己又没有三头六臂,只能顾一头。为了给娃创造更好的条件,只有选择外出打工。

任剑记得,小强上一年级的时候,村小学还没有撤,小强就在村里上,也不用来回接送,倒也省事。可小学没上二年,各村小学的学生太少,为了整合教育资源,教育局把几个村小学合并,每天上下学,都得有人接送。为了照顾孩子,妻子便留在家里,每天负责接送小强上学。

那个时候,小强学习倒是还挺自觉,学习成绩也好,每次考试,总是排在年级前几名。每当任剑拖着疲惫的身躯,从工地上回到家里时,看到墙上越贴越多的奖状,心里便会有一丝丝的欣慰。任剑觉得,只要小强好好上学,自己再苦再累,付出的再多,也都值了。

小强上升初中后,便到镇里的初中上学。由于学生离家较远,除过镇附近几个村子的学生,其余的学生统一住校。由于不再接送小强,妻子跟着任剑到工地上去打工,挣钱补贴家用,小强由任剑的父亲任老汉在家照顾。

小强上到初一后半学期,跟着班里的同学,经常从学校溜出去,偷偷跑到网吧上网,上着上着,便迷恋上了网游。学习成绩一落千丈,幸好小强班主任是任剑的初中同学,把这一情况及时反馈给任剑,任剑同妻子一合计,觉得小强的基础不错,商量着把小强送到在县三中教书的妻妹那个学校。

小强到三中后,起初一切倒也顺利。到了初三那年,经不住同的勾引,又旧病复发,跟着同学又偷偷的跑到网吧去上网,后来竟然发展到上晚自习期间,也溜出去上网,被班主任发现后,告诉了妻妹。

妻妹出于好心,便说了小强几句,没有想到小强,一句“你又不是我妈,凭啥管我?”把妻妹噎得半天回不过气来,盛怒之下,抽了小强一耳光。小强捂着被打疼的脸,哭着从妻妹家里跑了出去。

小强一夜未归,妻妹无奈,便把电话打到工地,任剑和妻子急急忙忙赶了回来。劝说半天,小强再也不愿意到妻妹家里住,便搬到了学生宿舍。

任剑和妻子,觉得是小强不争气,辜负了妻妹,便向妻妹连忙赔礼道谦。

“没有什么的,小强毕竟也是我外甥么,你们能把他放在我这里,也是对我的信任。我也想尽到监管的责任。可话说回来,小强毕竟不是我自己的孩子,说得轻了,不疼不痒,不起作用;说得重了,又怕孩子接受不了,我也是轻不得的重不得。”妻妹一脸无奈地说。“这次都怪我,太冲动了,不该抽孩子。”

“没事的,那个不成器的东西,就该打。”任剑安慰着妻妹。

“你们也不用安慰我,其实,你们光顾着挣钱,给小强在物质方面创造尽可能优越的生活条件,却忽略了小强精神上的需求。孩子的成长,不仅仅是物质方面的满足,还有精神方面满足。以后还是尽量抽空多陪陪小强,让小强精神上有所依赖。”妻妹对任剑两口子叮咛到。

任剑的思绪,被播音员甜美的报站声给打断了。任剑下车,直奔学校。

见到班主任,才得知小强因为借同学的钱没有及时还,被同学当着全班人的面讨要时,和小强发生了争吵。小强把那个同学打伤了,后来,那个同学的家长,带着一帮人,气势汹汹的撵到学校,小强害怕,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了!

“田老师,给你添麻烦了!”任剑连忙给班主任道谦。

班主任摆了摆手,“你也别太着急了,我们已经报警。”

任剑连忙向班主任道谢,“谢谢,谢谢田老师。”说完,便转身向学校外走去。

班主任望着远去的任剑,叮咛道,“找到孩子,也别训斥孩子,孩子现在最需要就是你们做家长的精神上的安慰。”

任剑心想,“我现在哪还有心思训斥,只要能找到人,就已经是烧了高香了。”

任剑站在学校的门口,望着街道里来来往往的车辆和行人,心里恨恨的骂道,“你个小王八蛋,老子在外面辛辛苦苦的拼命挣钱,你在学校里不好好上学,还惹事生非,我那样的拼命,有他妈的屁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