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场小说夜读:《虎警龙威》

孟州日报 2019-09-01

第1章 夜路被拦

"死者方梅,女,三十五周岁,F市本地人,一周前从兰迪大厦五十三层坠楼死亡,排除他杀,死因不祥!"

"秦鸿,男,五十四周岁,N市户籍,F市著名房地产商,三年前被F市本地人张强醉驾撞伤致死,已结案!"

凌晨一点,F市海谭区经侦大队依旧还有灯光,队长林威有些疲惫,一直揉着脑袋,办公桌上的泰山牌将军烟已经抽了两包!

林威有些烦恼,他原本在N市刑侦单位干的好好的,老领导非要把他调来F市经侦部门主持工作,还挂个队长的职务给他。

他今年才三十六岁,从警十二年,虽说破案无数,立过一次二等功,四次三等功,可论资历怎么样也不够来一个陌生的地方任代理队长!

对于经侦部门的工作才刚上手,这不就出了个莫名其妙的坠楼案件,不仅跟五百多万的信用卡诈骗案有关联,似乎还牵涉到一个三年前已经死亡的房地产商人!

由于死者方梅在F市最高的兰迪大厦坠楼,影响极大,各大媒体报社争向施压。

市局顶不住压力,让他配合刑侦部门十五天时间限期破案,否则拿他论责,他当时就想说这领导甩锅的手艺那可真是绝,说不定这背锅侠就得当到退休了!

林威拿起打火机,又点燃一根烟,想想这棘手的案子就想骂人,这都是什么事!

"明天去请教一下老领导,或许他能够指点一二!"

晚上的时间似乎过的很快,不一会儿就一点了,他又查阅了一些资料,发觉这案子似乎越来越玄乎了!

林威站起身来,还没抽完的半截烟屁碾在烟灰缸里,拿起桌上的茶杯便喝!

"噗!"

他觉得味道不对,再看了看水杯,似乎泡好的红茶有些黄黄的东西,仔细一看下面还有些烟头!

"他娘的,我啥时候把茶杯当成烟灰缸了!"

林威走向窗户,F市的夜晚似乎比较凉爽,微风吹来,倒是觉得清醒了一些!

"明天要开例会,我得回去睡会!"

他看了看手机,已经凌晨两点,微信上好几条未读信息!

"五年了,跟梓初谈恋爱那么久,唉,我到底该不该给她一个婚礼!"

回答他的只有这静寂的夜晚,他想到了他的战友,想到了那个五年前卧底黑社会团伙而遭泄密牺牲的好兄弟,觉得一时间有些恍惚。

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停车场,看到那破旧的英伦吉利两厢车,他摇摇头,苦笑一下!

警察是个神圣的职业,他是一名共产党党员,他从警校毕业后就再也不属于任何人,他只属于人民属于党,若是他愿意,或许奔驰、法拉利也可以轻松弄一辆!

林威一直遵循着他宣誓的誓言,秉公执法,铁面无私,因此得罪了不少人。

他的亲朋好友也经常劝他,该放一把放一把,他嗤之以鼻,如果都这样做,那他还做什么警察,还算屁的党员!

所以他朋友不多,得罪的朋友很多!

"滴!"

林威对于他的英伦吉利小蓝车唯一满意的就是锁匙,遥控器还挺管用!

小蓝车驶出经侦办公大院,开往他的居住地,富华小区,离上班地方大约五公里!

经过一段三公里的灯火辉煌,后面两公里的崎岖让人觉得就算宝马5系,也能开成蹦蹦车!

"舒服!"

两公里坑坑洼洼, 随着吉利小蓝车的一晃一抖,似乎林威的精神也越来越好,他不由得感叹一下!

"吱!"

这到他住的富华小区还有一公里,这段路本来就灯光昏暗,路的中间停着一部面包车,连双闪都没打,或许是坏了吧!

林威做警察十二年,早就练就了非凡的直觉和嗅觉,事出反常必有妖,这面包车有问题!

他打开远光灯,锁上车门,静静的看着!

"滋拉!"

面包车上的人似乎先等不及了,呼啦啦下来七八个人,手里都拿着钢管、铁棍等!

领头的身高约一米八上下,倒是和林威身高差不多,赤着上身,大光头,脖子上挂着粗粗的黄金项链,一条青龙纹身盘在臂膀上,张牙舞爪,面露凶相!

"咚咚!"

林威看到他们用钢管敲小蓝车车前盖,不由得很是心疼,若是有了划痕或者坑洼,这他么又得去好几百!

"怎么了,哥们,哪条道上的!"

林威在刑侦部门工作六年,对于这些行话还是了解的!

他遥开玻璃,把自己剩的半包泰山牌白将军香烟递给那纹身光头!

"你是不是那个新调来的经侦大队队长林威!"

光头似乎是在此处等很久了,好像有些不耐烦,显然他是只认识车,不太认识人!

虽说林威下班晚,但他一直严于律己,不是工作时间不穿警服,这也是多年的习惯。

他身穿白色T恤,板寸头,浓眉大眼,由于经常健身,练习散打搏击等,身上一股腱子肉,痞起来,倒是能唬住人!

"哟,我说哥们,你是跟那林威有仇啊?"

"别他么废话,我就问你是不是经侦队长林威!"

光头很暴躁,似乎如果在不回答,事情会很严重!

"我倒是认识他,怎么了,哥们,有啥难处,说不定我可以跟他说说情!"

"感情你不是林威?"

林威两眼一瞪,很熟练的掏出火机,点了一根烟,深吸一口,很随意的一吐。

"你看我像吗?"

车里灯光没开,也看不太清楚,光头转身指着一个瘦瘦的黄毛少年。

"小六子,手机去拿过来,看看发过来的照片是不是他!"

黄毛屁颠屁颠跑回面包车,拿着一部手机三步两步跑了回来!

"咦?你他么还真像!"

光头再三确认,照片上的人和林威根本就是同一个人,只是缺了一套警服!

林威一看好像不对劲,再不下车,恐怕他的小蓝车就遭殃了!

"林警官,你的手伸的有点长了,该缩回去点!"

光头用他那虚胖的身体顶住车门,然后头从窗户伸了进来,似乎想去拔车钥匙!

林威瞬间明白了,恐怕他这几天调查的信用卡诈骗案,牵涉到了什么有背景的人物,而这光头显然是被请过来威胁自己的!

他左手扯住光头脖子上的项链猛然一拉,左臂瞬间勒住后者脖颈!

"我说光头兄弟,你胆子不小,连警察都敢威胁,老实点,别动!"

林威身手可不一般,先发制人,擒贼先擒王,右手趁机打开手机!

"猴子,带几个人过来富华小区这边的坑洼路,对方七八人有铁棍钢管,这下案子应该有进展了!"


第2章 短暂的回忆

"猴子,带几个人过来富华小区这边的坑洼路,对方七八人有铁棍钢管,这下案子应该有进展了!"

猴子,本名侯宗森,林威L省刑事警察学院的师弟,除了正常的军事训练,还接受过三年专业散打培训,智商中等,情商极高,执行任务时十分机灵,二人工作配合极其默契,在他强烈争取下,一同调过来N市经侦大队工作!

"威哥,什么情况?我马上过来!"

侯宗森睡的迷迷糊糊,突然被电话吵醒,大半夜的林威应该遇袭了,但后者语气中还很兴奋,让他很是无语。

据他对后者的了解,这么晚打电话给自己,应该是又有不开眼的来找麻烦,因为这种事他遇到过很多次了,电话从来不敢静音,有一次若不是他及时赶过去,恐怕他的好兄弟,大师哥就得光荣牺牲了!

来不及多想,大短裤一穿,运动鞋往脚上一套,鞋带都来不及系一下,半分钟不到,拿起电话,蹭蹭往门外跑!

"敏敏,威哥有麻烦了,来他家的坑洼路!"

"严导,林队遇袭,赶紧支援!"

"二师弟,老大有难,快来富华小区!"

..........

在单位备勤的方敏,性格柔和,缺少些男子气概,但为人仗义,智商极高,对电脑的使用很专业!

严导名严鹏,四十二岁,经侦大队教导员,与林威的空降和办案风格有些不满,但这不影响警队和谐!

二师弟姓朱,全名朱杰,身材略胖,长相平凡,枪法一流,幽默开朗,和林威一同调来,被同事亲切称呼二师弟!

侯宗森打开车载导航蓝牙,先拨打了富华小区附近的110报警,随后接连打了几个电话!

此刻林威的左臂依旧是嘞着那纹身光头,由于是凌晨两点,这坑洼路灯光昏暗,小蓝车远光灯十分刺眼,车外的人员以为二人再商量什么,没敢离太近,并不知道车内具体发生了什么?

悲催的光头哥一时大意,被林威左臂勒的要喘不过气来,他是威胁警察来着,他怕死,所以不敢乱动,后者的力量把握的恰到好处!

一会警车鸣笛声大响,跟着光头来的几人一看情况不对劲,拔腿就跑,面包车也不要了!

凌晨两点多,街道上人也比较少,但红灯不少,侯宗森不知道林威是否危险,红绿灯根本顾不上了,罚就罚吧,兄弟重要!

他的住处离富华小区有八九公里,从穿衣下楼开车出小区,用了十分钟不到。

"胖子,放开威哥,有事好商量!"

刚到地方,就看到一个硕大的屁.股,头伸进林威的吉利小蓝车的窗户内,他以为后者被挟持了,连忙大声斥责!

光头只是被勒住了脖颈,有人说话当然听得到,他想大骂,这他么谁放开谁啊,这哪个孙子说的林威是熊包,很好对付!

林威也听到了侯宗森紧张的话语,不由得面带笑容,后者来的还是那么快。

五年前N市刑侦大队,他们四个师兄弟第二天晚上要执行抓捕任务,头天晚上在一起喝酒吃串的情形一下浮现在眼前!

"威哥,我们这次能不能把那黑社会团伙一网打尽?"猴子侯宗森问!

林威笑笑,可能是因为喝酒上脸的缘故,满脸通红,抬头看向对面那个满头红发的青年!

"老沙,你觉得把握大吗?"

老沙,本名沙明海,再过五天就三十一岁生日,沉默寡言,南岭帮的骨干成员,警方卧底,也是林威同岁的铁哥们!

"阿威,我觉得这个事情没那么简单,南岭帮老大韩城似乎有了警觉,怀疑帮内有卧底!"

林威面色一变,道:"老沙,这事你有没有跟支队长直接反馈过!"

"没,南岭帮只手遮天N市二十多年,我怀疑警队高层有他们的内线,这次恐怕没那么容易完成任务!"

老沙喝了杯啤酒,闷着头啃起羊肉串,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!

"明天我们就要突击抓捕,要不你今晚别回去了!"

林威对自己的兄弟很是担心,后者今天似乎比往常的话多了些!

"我可是沙老三,南岭帮三把手,今晚南岭国际夜总会里韩城要开会,不去不行!"

卧底警察是最难的,明知有危险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,因为这是他们的职责!

沙明海拿起整整一瓶啤酒!

"阿威,猴子,二师弟,来我们提前庆祝下明晚能够凯旋!"

四人站起身来,砰,相互碰了下啤酒瓶,一饮而尽!

沙明海走了,是真的走了,只留下了他们分开前的回头微笑敬礼!

第二天警方行动失败,在一处偏僻的山窝里发现了沙明海的尸体,足足被砍了四十刀!

案件很离奇的破了,竟然是一个南岭帮的小角色主动站出来自首,加上外力使然,最后匆忙结案!

"老沙,我的好兄弟,相信我,我最终一定会查明真相!"

林威眼眶有些湿润,这才想起来此处还在外面担心的侯宗森!

"我没事,猴子,这光头被我锁喉了!"

侯宗森长舒一口气,既然被林威锁喉,那基本上就没跑了,这才放心下来!

在这个时候派出所民警和经侦大队的人也赶了过来!

"林威,你没事吧!"

首先开口说话的是经侦大队的教导员严鹏!

光头已经被派出所民警制服,林威走下车,眉头紧皱,听到严鹏关心,点点头!

他的心思在光头身上,按道理来说,他才调过来F市,不应该有人认识,可现在连他回家的路都能知悉!

虽说他出其不意,控制住光头,但显然这件事后面,定然还有更大的阴谋!

"一个五百万的信用卡诈骗案,竟然让某些人坐立不安,看来这其中猫腻不少呢!"

林威在N市的警威那是所有歹徒谈之色变,他被调来这里,当然也是引起了一些人的关注。

人怕出名,警察更怕被坏人惦记,这也是他为何一直不敢结婚,没有娶他谈了五年女朋友的原因,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明天还是否能看到早晨的太阳!

"严导,这个光头似乎是有人指派专门袭击我的,我想应该与目前的案子有关!"

"哦?你想怎么办?"严鹏问!

"突击夜审!"

第3章 五百万的去向

"哦?你想怎么办?"严鹏问!

"突击夜审!"

林威这几天连夜查案,似乎睡眠不足,他揉揉脑袋,极力让自己清醒!

"这似乎不太符合程序!"

严鹏解释,这光头只是意图袭警,没造成人身伤害,构不成刑事案件,充其量是行政犯罪,拘留几天或者罚款,再说这也不属于他们管辖!

他们是经侦部门,如果需要嫌疑人配合,恐怕要打报告申请才行!

"严导提醒的是,不过我得去一趟派出所,不能拖到明天,我感觉这事不简单!"

"你刚到F市经侦部门主持工作不久,要注意自身影响,这事不该我们现在介入,你先回去休息,明天再过问还不行?"

教导员严鹏很有耐心,他知道林威的性格,一碰到与案子相关的人,不吃不喝也得拿下来,可这毕竟是要上报的!

猴子侯宗森、二师弟朱杰和电脑天才方敏等同事也是一致认同,经侦公安毕竟不同于其它兄弟部门!

林威揉揉头,感觉疲惫不堪,再说过几个小时就天亮了,也只能早晨开完例会,再打报告过问此事!

"既然这样,那明天再说!"

民警把光头押回派出所暂时关押,林威和经侦大队的同事们打了声招呼,大家也散开各自回家!

临分别前,猴子拍了拍他肩膀,似乎就是无声的安慰!

林威回到家澡也没洗,上衣一脱,倒头就睡,他实在太困了!

或许是心中有事,第二天八点不到,他便自然醒来,简单洗漱一下,小区门口买了点早餐,直奔单位!

八点半,经侦大队会议室!

十八名本案警员全部到齐,林威满脸严肃!

首先教导员严鹏发表了一些言论,大致就是团结一心,配合好大队长林威的工作,争取年底支队评选中获得优秀大队称号!

"同志们,我林威跟你们年龄相仿,说实话论资历配不上代理大队长这个职务,但这是上级领导决策,我也无法拒绝,希望大家今后能配合我展开工作...."

林威一番慷慨激昂,会议室此刻除了他的声音,静寂一片,似乎有些压抑!

"噗"

不知道谁放了个屁,这屁还挺响!

"我擦勒,谁有意见?"

林威忍不住带了句口头禅,下意识的捂住鼻子,目光环顾四周!

十几名经侦警员顺着他的眼神看向会议桌后面!

一个胖子,二师弟朱杰,似乎很是无辜,双手一摊!

"那个,老大,我这刚才会前吃东西着急了点,有些肚子不舒服!"

"朱杰同志,不带这样的哈,我还以为你是用这种方式在做有声抗议!"

林威一本严肃,似乎是在训斥,但他实在忍不住了,哈哈大笑!

听到林威的调侃,猴子侯宗森似乎也不想错过机会!

"二师弟,有意见尽管提,这种方式有点不够高明!"

众人看着朱杰尴尬的表情,哄然大笑,原本压抑的氛围瞬间愉悦了些!

警队这几天的欢乐声,大多是二师弟朱杰带来的,使这紧张的经侦工作倒是不在那么乏味!

"好了,言归正传,你们对方梅及房地产商秦鸿牵涉的信用卡诈骗案可有线索?"

林威看到朱杰羞愧的把头似乎要钻到桌子底下去了,连忙岔开话题!

猴子侯宗森作为一中队队长,主抓这个案子,看到林威目光看向他,连忙开始汇报调查的情况!

死者方梅三年前还是董事长秦鸿的秘书,兼任鸿远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HR总监,她当初让公司员工办理了数百张信用卡,套现后用以投资公司获取分红,后来楼盘开发失败,亏的是一塌糊涂。

事情败露后,为了还回从员工那非法变现融资的钱,她在老板秦鸿的授意下向F市的双虎帮借了高利贷两百万,按一天五十高计算,拆东墙补西墙,实在撑不住了,别墅又拿去抵押银行,这才还清本金!

这双虎帮的二把手,由于很少露面,做事低调,没有案底,本名很少有人知道,只知道绰号虎子,他似乎对秦鸿只归还两百万本金并不满意,多次派人去鸿远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沟通!

明面上是沟通,私下应该是威胁,或许秦鸿知道要有不好的事发生,便把公司法人变更及名下资产悉数过户给他的秘书方梅,二人到底有没有私情,不言而喻!

在双虎帮又一次沟通失败后的第二天,秦鸿被F市本地人张强醉驾撞伤致死,后者因酒醒后认罪态度好,驾驶证吊销,因是无业人员,承担不起赔偿,判刑三年,此案无其它证据就此结案!

方梅依旧经营着鸿远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,秦鸿被撞死后,或许是人死帐消,双虎帮再也没找过麻烦!

在这期间,方梅用名下资产做抵押,找了些二哥代办高额信用卡,除了四大行大几十万,其它银行最低也有二十万的额度,她的信用卡总额度高达五百万!

不知道什么原因,鸿远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,被后起房地产开发商吞并,而这家公司是梓初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!

猴子说完这些便停了下来,看着林威脸色似乎有些不太好看!

林威女朋友陆梓初,谈了五年之久,梓初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,他昨天晚上就发现了这个问题,担心后者也牵连其中,所以才没有心情继续加班下去!

"猴子,有屁就放,吞吞吐吐干嘛?"

侯宗森看到林威脸色难看,很是无奈,他是在做案情陈述,这牵涉到陆梓初的公司了,总得停顿一下不是!

"银行一直未收到方梅还款,信用卡部门也联系不上她,便于半个月前报警,经侦部门搜集证据后得知她于三个月前,分批汇入一家名为聚财金融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的公帐上五百万元,涉嫌信用卡诈骗,一周前,便电话通知传唤她配合调查,未曾想她却从兰迪大厦五十三层跳楼身亡!"

"那个聚财金融投资有限公司的法人,注册地址,账目进出明细查清楚了没?"

"刚查清,公司法人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,小学文化,她自己根本不知情,注册地址是虚假挂靠,账目明细下午要去银行调取!"

林威听到此处,松了一口气,看这情况陆梓初应该没有牵涉其中!

"好,你们谁下午跟我一块去银行调取?"

这时一个名叫王芳的女警插话进来!

"头,刚才富华派出所的林所长打电话过来,说光头强只能关押十二个小时!"

"光头强?"

林威一愣,目光看向女警王芳!

第4章 光头强

"头,刚才富华派出所的林所长打电话过来,说光头强只能关押十二个小时!"

"光头强?"

林威一愣,目光看向女警王芳!

"林所长说昨晚凌晨两点多,你送进去那个光头!"

林威被袭击的事情经常发生,他只要忙起来基本就会暂时忘掉,可这纹身光头对他来说十分重要!

"这光头强的名字哪来的?"

"林所长说他叫张强,绰号光头强,前几天刚从监狱放出来,!"女警王芳回!

"醉驾撞伤致死秦鸿的那个张强?"

"是他!"

林威两眼一亮,看来这光头强也是一盘菜啊,不知道味道如何?

"猴子,你跟我过去,严导,麻烦你组织大家继续分析案情!"

.........

富华派出所审讯室里开着空调,可这空调一点也不制冷,室内还显得有点闷热,空气中一股难闻的气味,似乎还夹杂着烟草的味道,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这里的环境!

八九平米的空间里,每天都上演着警察与犯罪嫌疑人的莫名对话,这大多是心理上的斗争!

往往一些深陷罪恶的犯罪嫌疑人,最终都抵挡不住心底的彻底溃败而坦白交待,根本没心情去看墙上的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的标语,更没有心思去看那《犯罪嫌疑人权利义务告知书》!

然后还有一些抵抗到底甚至矢口否认的犯罪嫌疑人,因为证据不足,暂时被释放的也不在少数,可最终都是倒在法律的制裁下!

"林所长,给你们添麻烦了!"

林威带着侯宗森到了富华派出所,看到审讯室外的林向武所长,连忙打招呼!

"林威队长,客气了,我们都是公安,相互配合,也是份内之事!"

身材微胖的林向武,一米七五,五十多岁,头上已是不少白发,对于屡禁不绝的帮派社会分子也是有些无奈!

林威主动过去伸出右手,二人紧紧握在一起,对于警察前辈,他有莫名的感动!

"林所长,我这进去审讯不太符合规矩吧!"

林威很是礼貌,这里毕竟是派出所,不是经侦大队!

"哈哈,林队长,你这是来指证犯罪嫌疑人,当然得当面对质,谁说来审讯了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