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:骗婚

中华慈善网 2019-07-27


1


金凤在卖耗子药的小摊上徘徊,摊主凑上前问她,大嫂,家里有耗子啊?这药效好得很!


金凤心头猛地一跳,胡乱吱唔了声往后退,就在这时,有人抓住她胳膊,她扭头一看,一个头发乱糟糟看不清脸的汉子正喘着粗气看着她,身上一股馊味,唯独那双眼睛,亮灿灿地盯着金凤,她吓了一跳,甩着胳膊就想跑。


汉子不放,他咧着嘴,兴奋的声音哐哐地撞在金凤心上,是我啊,钱大,可找着你了!




金凤身体晃了一下,差点站不稳,汉子把头发拔了拔,还真是钱大!


她出气都不匀了,哆哆嗦嗦地问你咋找到这儿来了?


钱大却不急着说话了,他说凤啊,给找个旅店先洗洗吧,我都馊臭了。


金凤看见钱大那张被风霜洗刷得像橘皮的脸,还有那双长满了冻疮的手,心就软了。


于是找了间干净的小旅店,钱大进浴室洗澡,她本可以借机溜走的,但她没有。


金凤出去给钱大买衣服,他那身不能再穿了。




金凤回去时,钱大还在洗,水流哗哗的,她脑子里咕咚咕咚想了很多。


钱大说找她,怎么找?找了多久?怎么成了这副样子,他家里人呢?


想得太入神,没注意到钱大洗完就那么光着身体出来了,金凤惊得撇开脸,想说他两句,可他泰然的样子让她说不出口。


他们曾经是夫妻,这样子很寻常。不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他们现在依然是夫妻,金凤的箱子底下还藏着一张她和钱大的结婚证。



2


尽管,那张证,是假的。


严格地说,结婚证本身是真的,金凤的名字和照片都没错,但其他信息全是假的。


那是十年前,陶亮想到了一个赚钱的法子,他给金凤办了假户口和假身份证,让她去跟那些讨不到老婆的男人结婚,要一笔钱,然后过段时间找个借口跑掉。


对,就是骗婚。


金凤拒绝过,但陶亮摔盘打碗地冲金凤吼,这是你欠我的!




金凤沉默了,是,她欠陶亮的。


她跟陶亮好的时候,才十六七岁,她家只顾着她哥,陶亮心疼她,说再过五六年,就把她娶回家好好疼。那时候陶亮也才十七岁,人聪明,成绩也好,都说他会考上大学,有大出息。


金凤就掰着手指算,哪一天能嫁给陶亮。


那时候的感情,青涩又甜美。


但她没能等到。




那晚,她哥去金店偷窃,追查到村里,她哥怕了,他已经成年,被抓的话,肯定得坐牢。


于是,就让金凤去求陶亮,让他顶罪。金凤哥说反正陶亮未成年,顶多教育一下完事。


金父也威胁金凤,要是她不去,明年他就把金凤嫁给别人,要是陶亮顶罪了,他就同意他们的婚事。


金凤一糊涂,就去找陶亮了。



3


那时候,他们都太年轻,不懂法,更不懂人性。


陶亮以为自己的顶罪,是干了件大好事,救了心上人。他不知道,自己这一认罪,把人生推向了深渊。


因为金凤哥骗了他,他不止偷窃,更趁黑打伤了金店老板!


偷窃和抢劫的罪名区别太大了,陶亮赶紧反口,但已经迟了——案件查清后金凤哥被判八年;他也没落着好,因为包庇罪被判一年。


书读不成了。陶亮本可以闪闪发光的青春,就这么葬送了。




金凤后悔死了,恨她哥恨她爸,跟家里闹翻了,就等着陶亮出来。


他出来时,两人抱头痛哭。


哭完了,日子还要过。


可陶亮好不容易才找到个活儿,被工友嘲笑是个吃牢饭的,排挤疏远他。


有一回工地丢了东西,陶亮立刻被怀疑是犯人,他不承认,被合伙揍了一顿,牙齿松了一颗,血唾沫喷了一地。




为了给陶亮鼓劲,年龄一到,金凤就不顾一切和他领了结婚证。


可毁了的人生,哪那么容易被修补。


陶亮还是颓了,不肯再去找活干了。


金凤知道他的苦,没再勉强他,一个人赚两人花,如果能俭省点,倒也能支撑。


但陶亮染上了赌。赌桌上没人管他是不是坐过牢,他得到了平衡。



4


金凤赚的那点钱,很快就不够陶亮花了。


于是,陶亮想到了骗婚,金凤不肯,陶亮激动地大吼大叫,最后还动手打了金凤,打完了,又抱着金凤哭。


那哭声,像一张绝望的网,把两人勒得喘不过气来。


金凤就同意了。


一开始,她还会愧疚不安,次数多了……也就麻木了,这是她欠的债。




金凤不记得钱大是她骗的第几个男人了。


钱大爸瘫着,他奶他妈身体都不好,他十四五岁就做事养活一家子人,拖到三十多岁时,他奶快不行了,死前心愿就是想看到钱大能成家,可他那样的家庭,穷,加上他年纪也不小了,谁愿意嫁过来?


最后钱大一咬牙,想去买个老婆,听说四五千就能买一个。


风声放出去后,被陶亮盯上了。




陶亮把金凤带到钱大面前,钱大眼睛都看直了。陶亮立刻就改了价钱,说得一万。他压低了声音告诉钱大,金凤脑子有点那啥,老家找不着婆家,这才带出来,找个不打她的人家就好。


钱大马上就懂了,难怪呢,要不说这么好看的姑娘怎么会被卖给别人当老婆。


但是一万呐,钱大家把家底刨了个底朝天,也才凑着了五千。



5


陶亮又说,金凤脑子傻得不厉害,能干活,吃得也少。


钱大那点缩回去的心,又回暖了。他朝金凤瞅了几眼,金凤就冲他笑了下,他心头一热,拍着大腿回去凑钱了。


等钱大走了,陶亮就叮嘱金凤装得像点,别露馅了。


金凤面无表情地点头,钱大的苦她看在眼里,但她又何尝好过?


既然都在苦堆里,那么,怨命吧,别怨她。




五天后,钱大跟金凤领了结婚证。


钱大搂着金凤说会对她好,多么热乎的话啊,金凤耳朵差点都烫坏了。


按金凤和陶亮约好的,过几天他就会着急地跑来让她走,编个她娘家人病重,要赶回去见最后一面这种话。有时候,甚至都不需要找理由,有次金凤就说去县里买东西,直接走了。


可这次等了半个月,陶亮没来。




4


金凤偷偷去陶亮住的招待所,结果人早就走了,还欠了一天的房费。


她茫然站在街头,想走,可是,又能去哪儿呢?天下那么大,哪儿才是她的去处?


钱大追来了,他跑得满头大汗,怕她找不到回家的路。


他就牵着金凤的手,笑着说,走,咱回家,咱妈已经做好饭了。


金凤垂下头,默默地跟着,就这么着,留在了钱大家。




钱家虽然穷,但日子是真的好,钱大的奶奶把她唯一的一对银耳环给了金凤,他爸妈就更不用说了。


金凤来月事,疼得在床上打滚,虚汗直冒,钱母就把那只老母鸡杀了给她炖汤。


钱奶奶那么病重,都没舍得杀了那只鸡。她说,水往下流,上辈疼下辈,应该的,她都半截子埋土里的人了,别浪费了,只要金凤养好身体,往后给她生个大胖曾孙子就行了。


鸡汤浓香,金凤没能忍住,眼泪啪哒啪哒掉进汤里。


最后,她死活不肯一个人独享,扒拉着碗,每个人都分了。


钱父说,这孩子不傻,还知道心疼人哩。


金凤的心,像被什么重击了一下,那些被她强行埋掉的负罪感,又窜了出来,劈里啪啦砸得她心肝脾肺都快炸了。




金凤就像陶亮骗钱大时说的那样,特别能干活,打扫屋子,做饭洗衣,下田种地,还把钱大奶奶照顾得特别好,看着像能再活几年。她用这种方式偿还她的愧疚。


钱家,因为有了一个年轻的女主人,变得不一样了了。


钱大乐得眼睛眯起来,觉得自己很幸运,对金凤更好了,洗脚水都端到她脚边。


金凤不得不受着,心里却更加不是滋味。



5


钱大计算着家里添了人口,得多赚钱,就听了一个邻居的怂恿,去了邻村挖矿。


金凤知道的时候,人已经走了。


钱母当场就晕了,下矿啊,那能是什么好活儿?钱虽然多,但多少人都把命丢在里头了,他一家子那么穷,都没动过那念头,要是人没了,拿着钱烧给阎王爷吗?


金凤扔了抹布就追去邻村。




钱大已经下去了,金凤闹着要下去找。矿主不让,她就坐在地上大喊大叫。要是不把钱大叫上来,她就一头撞死在那儿!


矿主也怕这矿底下没出人命,结果矿上面出人命了,于是就让人把钱大带上来了。


钱大的头脸身子全是黑乎乎的,就那双眼睛,看见金凤就亮了起来,眼眶里都能飞出喜悦来。他结结巴巴地说,你咋来了,快回去,这儿灰大,脏。然后找了块看着干净的帕子,硬让金凤把鼻子捂住。


金凤扑到钱大身上嗷嗷直哭,她是真怕啊,万一钱大上不来了,可怎么办?


那一刻,金凤就想,留下来吧,跟钱大一起过日子,往后再生个孩子,她这辈子,愿意当钱大的老婆。




八个月后,金凤养胖了一圈,钱奶奶硬撑着每天多吃了小半碗饭,老人家的念头很简单,就等着金凤给钱家添个曾孙。


金凤也想的。


她之前骗过太多次婚,但从没想过要留下孩子,就不停地吃药,慢慢的,身体就熬坏了。


那天,她去镇上,想买点药再调理下身体。


然后,陶亮来了,他之前搭上了一个女人,腻了,没钱了,又回来找金凤了。



6


陶亮自然要带金凤走,金凤的心一下子就灰了,她知道自己没得选。只是,她心疼钱大,要是就这么走了,他得担心难过成什么样!


但是陶亮不让,说省得节外生枝。不得已,金凤就这么走了。


跟陶亮走了没多久,金凤怀孕了。陶亮高兴坏了,以为是自己的。


金凤心里微微发苦,她偷偷去检查,从时间上算,是钱大的。但想着陶亮破天荒没有再去赌,金凤咬咬牙,求医生帮她忙,把怀上的时间往后推了推。


即便她认了命,可也不想放过任何能让陶亮振作起来的机会,谁都想日子过得亮堂些。


金凤把女儿栽到了陶亮头上,她想着以后再给陶亮生一个孩子,到时,就算陶亮发现了真相,只要他已经振作起来,也不怕了。




可你打算得再好,命运总会制造各种意外让你的计划流产。


女儿五岁的时候,陶亮知道了真相。那会,金凤一直没有怀上二胎。


他闹了一整晚,冲金凤拳打脚踢,把屋里砸得稀烂。


那之后的陶亮变本加厉,他打骂金凤,找女人,赌,这些她都忍了,当年她害得他坐牢,又在女儿这事上骗了他,他拗不过来,她懂。


可是,他千不该万不该把主意打到她女儿身上!




金凤第一次知道陶亮带回来的所谓朋友把手伸进她女儿的衣服里时,心脏都快停了!


她跟陶亮闹,他满不在乎地说,反正不是我的种!


可也叫了你几年爸爸啊!你抱过亲过……也爱过的啊!


那一刻,金凤心死了,这个人,一脚踏进泥坑后,就没想过再爬起来,金凤不介意陪他滚泥坑,但那里不该有她女儿,她是无辜的!


金凤路过耗子药摊的时候,她真的动过念头,哪怕赔他一条命,可女儿怎么办呢?


她迟疑了,这时候,钱大找来了,阔别十年后。


金凤想,这可能就是天意吧。



7


钱大眼里的欣喜是实实在在的,金凤心里又酸又涩,何苦啊?!


他说找到你了就不苦。


金凤才知道,钱奶奶在她走后的第二年走了,到死,都牵挂着金凤。


钱大一直找她,只是家里还有老人,找一段,还得回去顾着家。


金凤掐着手心,她听到自己干涩的声音,那些人……没告诉你我怎么走的吗?她故意在大街上跟陶亮搂着走,就是为了借他们之口告诉钱大,她是自愿跟人走的,不用找她了,以此断了钱大的念想。




钱大脸上的笑顿住了,他知道,那男人,就是当初在他面前来卖过金凤的陶亮。


有人说他被戴了绿帽子,也有人提醒他,他被骗了。


钱大拿着金凤的证件去派出所,他们说,那证是假的。但那时候,身份信息没有联网,所以假证也能领到结婚证。


钱大摸着金凤的证件,还是去了一趟假证上的地址,果然没有金凤。




金凤抖着声音,那、那你知道我骗……


钱大知道,他也知道金凤的傻是装的了,可是他说,但那天在矿上,你是真的担心我!


假如金凤心狠一点,任钱大下矿,出了事,矿主得赔钱,做为老婆的她,就可以把钱都卷跑了,钱家那一家子老人,根本不是她的对手。


可是,她没有!



8


金凤撒泼闹腾,甚至拿命威胁了矿主。


她只要他的平安。一想到这里,钱大就觉得,什么骗不骗都不要紧了,她一定是有苦衷。


后来,钱父钱母先后都走了,钱家,就剩下钱大一个孤家寡人了,他索性直接在外边找金凤。


前段时间,听人说起一个男人替别人养了孩子,他气不过,常打女人。


那女人,也叫金凤。




钱大给那人看了金凤的照片,说是有点像,但也不确定,毕竟都过去十年了。


他却觉得很可能是的,急忙找过来了,但不小心得罪了人,被打了一顿,钱也没了,就成了流浪汉的样子。


幸好,他找到了金凤。


钱大说凤啊,你跟我回家吧,啊?


想了想,他又说,你有娃了吧?也带走,我养!他以为,那孩子是金凤后来生的。


金凤攥着钱大的衣袖,她把头抵着他的胳膊,眼泪哗的飚了出来,打湿了衣服。


金凤哭完了,用力抹了下眼睛,说,我有件事要跟你说。




金凤说她有个女儿,九岁了,钱大一听年龄,瞪大了眼睛。


钱大想到了那些人说,金凤被她男人打,是因为她生了别人孩子……那金凤是受了他的累!


金凤让钱大把女儿带走,她说那是你的亲闺女,你好好养着。


钱大急了,问,那你呢?咱一家三口不一块吗?!




金凤苦笑,什么一家人,那证都是假的,我们不是夫妻。


再说,陶亮也不会让她离开的,能把女儿送走,她已经很满足了。


金凤匆匆说了一个时间地址,说会把女儿送来,她想让钱大带着女儿逃离苦海。


那天,钱大接到了女儿,金凤应该跟她说过了,她很乖巧地跟着钱大。


他问女儿,金凤过得咋样?


女儿就哭了,说陶亮经常打金凤,有时连她也一起打。


钱大的心就揪成一团,不行,他要把金凤也带走。甭管什么假不假证,他俩是民政局打过结婚证的,就是两口子!



9


钱大去找陶亮,想让他放了金凤,他愿意赚了钱赔他。


陶亮就骂金凤,什么难听的都骂出来了。


钱大哪听得下去,血直直地往脑袋上涌,回过神来的时候,拳头已经挥出去的。


两人就这么打起来,金凤回去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两人打成一团。


她尖叫着喊停,但没人愿意听。


陶亮被推到墙角的时候,看到一把刀,他捡起来红着眼往钱大身上刺,他说除非死,否则绝不会放过金凤!




那一刀,金凤冲过去替钱大挡了,血溅了一地。


钱大和陶亮都傻了,打的时候恨不得杀死对方,可真要有人流血了,却后怕得不行。


两人手忙脚乱地把金凤送去医院。昏迷前,金凤看了陶亮一眼。那一眼,好像在说,我欠你的,还了。


陶亮一屁股瘫坐在地上。




金凤没死,也没有告陶亮,她不想让陶亮再坐一次牢。


陶亮去医院看过一次金凤,什么没说就走了。听说,他没再赌了。


后来,也没再找过金凤。金凤瘫在血泊里的样子让陶亮心惊,也明白了,自己并不想金凤死。


他折磨金凤,只因为从泥坑里爬起来太苦了,他想拉个人跟他一起不幸。


可如今,这个人宁死也不愿再陪他了。他被迫看清了自己有多无耻,把人生的失败全推到金凤的头上,但自己当真就是无辜的吗?


陶亮想起自己的年少时期,他曾发过誓要好好待金凤的,可结果,要逼死她的人,却是自己!


他没脸了!




金凤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,她爱过陶亮,欠过他,也心疼过他;后来,恨过他,也想过他死。


到现在,她突然就想跟他说一句,你好好的吧,日子还长着。他们,还不到四十呢。


过去不可更改,但是不是再坚持一点点,这辈子就可以不用在泥坑里打滚了?


金凤抬起头,钱大端着鸡汤乐呵呵地走进来,一手牵着女儿,她突然就落了泪。


这人生,她还可以再期待一下下吧?

 

——完——


重要提醒:为不让我淹没在茫茫号海,宝宝们记得按以下步骤,“星标”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