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狗十三》:我在这部电影里看到了我自己...

财经天下周刊 2019-06-28

全世界只有不到3 % 的人关注了情事非俗

你真是个特别的人

前几天,看了狗十三。突然很想写点什么,好像很久,没说话了。


看着李玩,我好像看到了自己。所有青春期的叛逆、不安、局促和不被理解,在这部剧里被无限的放大、放大、再放大。最后,所有人都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,甚至是,让别人害怕的样子。


李玩是,我也是。我害怕现在这个看起来没有丝毫感情的自己,也害怕这个也许再也没办法被感动的自己。我讨厌这个没有喜怒哀乐的自己,心中残留的一点点勇气都被全部剥夺。


结束的时候,朋友说,好压抑啊。是啊,好压抑啊。可是我竟然一点话也说不出,我不知道是该安慰他还是和他表示同样的担忧,那好像是每个人都会经过的青春,被渐渐磨去棱角的过程,甚至是毫无声音的,那是整个人生中,我觉得最可怕的事情。


我是一个极度自我封闭的人,从来不会表达自己,看电影的时候,甚至在想,如果我是李玩,就好了。很久以前,我也用同样任性自我的方式伤害过我的家人,他们对你的爱好像无休无止,有的时候甚至让人感到窒息。


初中那年,我也把自己关在浴室里哭了一个多小时,我以为全世界都不懂我,半夜十一点,奶奶依然守在厕所门口安慰我,或许我从小就不是一个太让家长操心的孩子,因为我从来没有自己的想法,也从来不反驳我的父母,成绩过得去,不偏科,也没有不良嗜好,甚至是,没有朋友。


李玩的父亲让我同时看到了我父母的缩影,我的母亲也曾在我的胳膊上掐出一个深深的淤青之后紧抱我,告诉我“对不起,妈妈不是故意的,打在你的身上,痛在我的心里”,13岁的我什么都懂,我能感觉到母亲微微颤动的肩膀和强忍住的泪水,可是我什么也没说,我只是点点头,告诉她,我都懂,下次不会了。


我一向不是个太会表达自己的人,父亲也是,第一次看父亲哭是因为思乡,大概他也开始想念远方的母亲和那片绿色的土壤,山村中的那些宁静,背靠大山的老父亲此刻是否还在用那口永远无法热起来的高压锅。我知道他也在忍,男人总有太多不哭的理由,可是那时,或许我也该给他来一首《男人哭吧不是罪》。


所有的青春片里,总是离不开爱情,《狗十三》也一样。高放的出现,让本就年长些的李堂成长的更快了。她心中的坏心思开始一天天爆发,那些媚俗、讨人厌的嘴脸,开始展现。而高放,在所有的渣男里,算是有良心的一个。私以为,这种男生确实很讨人喜欢。


长相不错,身材不错,言语谈吐举止都不错,并且总在该出现的时刻,马不停蹄地出现在你身边。可是李玩没心动,哪怕是在他颈上已经纹上了她的名字,可是啊,别忘了,在那下面,曾经纹着她姐姐的名字。


李玩拒绝了高放,这一幕一度让我惊诧,她成长地太快,快得让人心疼。


“你懂大人吗?”


这是李玩问高放的,也是我想问的,可是,大人自己真的懂大人吗?所有的家长都在往孩子身上强加自己的喜好,自己的判定方式,甚至是自己理想中的生活状态。可是却没有人想过,我们到底想要什么。最可怕的是,我们很快,就会变成他们了。


什么都不懂的人,是最幸福的。


过马路的时候,朋友问,“剧里发现的神经病是什么意思啊,不能是随便穿插的片段吧。”


一个问题,我突然懵了,整部剧里李玩都会听到楼上传来的鸟叫,她甚至问过自己的姐姐,楼上住户是否养了宠物鸟,最近常听到鸟叫。可是姐姐否认了,而李玩一度感到好奇,因为这样的鸟叫是如此清脆悦耳,仿佛已经将快乐和纯真带到了面前,


可是事实却是,楼上没有鸟,有的只是一个会发出鸟叫的精神病患者,最开始看到这一幕,只觉得悲伤和恐怖,可是回到寝室,却突然发现了更加令人悲哀的事。


世间的所有单纯、美好和快乐,仿佛只存在于一个精神病的臆想世界里。可是我们这些活在现实中的人,甚至不配拥有姓名。这是对李玩的又一次重击,也是对所有人的。当你发现所有的美好其实只是自己的幻想,你才会更加面对现实。


生命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。我不知道。


李玩会放弃“爱因斯坦”,我猜到了。可是“爱因斯坦”啊,和她一样悲哀。甚至是比她更加的悲哀,因为它的生命,牢牢的把握在人类的手里,可是李玩尚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。


李玩是一个被孤立的孩子,13岁的我,也被孤立着。同样的年龄段,相似的场景,曾经有人跟我讨论《悲伤逆流成河》,她问我,带着天真一般的眼神“这也太夸张了吧,现实生活中不会发生这些的吧。”我说“怎么不会。”其实我想说,我就经历过,话说到一半,想想,别人除了会可怜你也没有别的好说了,可是我不需要人可怜。


记得那节英语课,突然飞进的蝙蝠让所有人都惊慌失措。可是大家只会疯狂的去拍打它,却未曾想过,那也是一个生命的存在。而这只蝙蝠,最后死于老师的手下,甚至,只是轻飘飘的,带着嫌弃的,将它抛出了窗外,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骄傲,仿佛这是一件值得宣扬的事。


大概也是这样的同学和老师,让“爱因斯坦”因祸得福,延长了些许的寿命。所有人都是冷漠的,那时的李玩或许,还不想成为那样的人,她震惊,可是她没有反对,不说话就是默认,这是大人的做事规则。


我知道这部电影的谈资许多,可是现在的我只想得起,剧末昭昭独自溜冰的场景,一次次的跌倒,一次次的无人搀扶,多么像年少时的自己。


教练不是不想扶,好多次伸出去的手又缩回,只是想告诉你,跌倒了就要自己爬起来,因为以后,没人会再搀扶你了。就好像我们的父母,有的时候,哭泣并不能换来他们的回头,可是他们的内心,也许,眼泪淌的更厉害。


这部禁了五年的电影,终于上映了,可是存在的问题依然会在,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一本书里的一句话:

成长是一种酷刑

满清十大酷刑中的一种:

把水银从头皮处的伤口灌进去,

受刑的人最后会皮肉分离

所有的孩子都是受刑人,而纯真就是那层被剥离的皮肤。 

许来日方长,有几人来往

 

如果你也是只刺猬,请拥抱我


情事非俗:一个或许很丧或许很辣鸡文采不够好排版也做不来的公众号,偶尔得瑟偶尔发神经,写想写的东西,表达想表达的情感,不管是否如君意,感谢倾听。